2019中国企业家100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eNews 正文

2019年回顾与2020年展望

2019-12-31 eNet&Ciweek

一、互联网在中美脱钩中成为试探前沿,进一步发展或改变世界数字经济格局

2019年-2020年中国互联网发展中与世界经济格局有关的重大变化,主要有两个标志性事件,一是美国宣布计划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二是阿里巴巴重返香港上市。背景都是若隐若现的中国高科技脱钩。

此前,世界互联网经济的格局是中美欧大三角。在大三角中,中美原来是一方,以支持大平台为特色;欧洲为另一方,以支持小生产为特色。

2019年5月,美国宣布计划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8月,美国商务部决定将会把46家华为附属公司加入“实体清单”。8月,华为鸿蒙操作系统正式亮相,这是全球首个基于微内核的全场景分布式操作系统。

2019年11月26日,在港交所不再坚持同股同权之后,阿里巴巴终于再次回到中国香港上市,市值达4万亿港元。12月25日,阿里巴巴港股的股价再度创出新高,达到211港元,较11月26日的发行价176港元上涨了近20%。

这两件事单独看,含义都是局部的。但合在一起看,其中包含了某种“脱钩后”时代的珍贵信息。因为,如果两件事代表的趋势是长期的,中美欧三大角格局就可能发生变化。中欧可能因扬长补短的原因走近,而与美国保持距离。这堪与三国时代魏蜀吴关系改变一样。

中美高科技脱钩,目前仅是美方一些人士单方面的想法,中国当然并不愿意脱钩。目前的脱钩,还仅限于试探,没有成为定局。但如果事态真的向脱钩方向发展,中国为了自保,就不得不考虑后手的问题。

这里涉及两个问题,相当于做活围棋的两个眼,一个是技术,中国离开美国的技术还能不能活;一个是资本,中国离开美国的资本能不能活。

技术方面,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出现,显然出乎美方预料。鸿蒙操作系统只是一个信号,代表中国有系统的“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历史传统,将来这方面的“意外”会层出不穷。美国在技术脱钩上看来有所误判。特朗普可以忽悠(智商忽然短路的)民主党放弃高科技方面的利益,美国再逼得急一点,中国会与欧洲在技术研发上结成更紧密的战略协作关系。与此呼应,俄罗斯在2019年进行了互联网断网,11月1日起,俄罗斯进行“RuNet”测试,验证该国网络在“与世隔绝”下的运作能力。美国真要脱钩脱到断网程度,无非中、俄、欧、亚非拉搞个网(无中情局监视网),美国自己搞个网(中情局监视网)而已。

资本方面,如果纳斯达克断供,中国互联网马上就会弹尽粮绝,这是比较可怕的。天佑中华的是,香港在此历史关头,资本市场忽然“脱欧入美”,成为加持中国互联网的后备力量。

所谓“脱欧入美”是指港交所从排斥高科技投资的欧洲原则(“同股(AB股)同权”原则),一夜间倒向了支持高科技投资的美国原则(“同股(AB股)不同权”原则)。董建华、梁锦松思想先后转大弯,使港交所出人意料地有了成为纳斯达克备胎的现实可能。马云2014年9月19日在与李小加多次斡旋无果,赴美国纽交所上市时,留下了一句话,“如果条件允许,我们一定会回来”。 如今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态度180度大改变,终于好事成真。美国如果此时再在资本脱钩上轻举妄动,不光中国不怕,而且会得罪犹太利益集团,这比忽悠民主党的难度要高一个量级。

值得一提的是,别看香港年轻人近来闹得凶,10年后冷静下来会发现,香港一旦成为第二个纳斯达克,他们这一代,可以以此为纽带,建立平台不发达但研发发达的英国、德国等院校(第二硅谷)与平台发达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之间的桥梁,他们的作用就相当于上世纪60年代被尼赫鲁政策逼得出走硅谷的印度人,建立起世界级的信息服务业一样。这够香港前途百年无忧的了。

总的来说,中美高科技脱钩试探的第一回合,我认为,中国总体胜出。美国被动的原因在于以招术等战术手段替代基本面上的功夫。2020年,看美国人还有什么新招吧。中国2020年的态度应该是,你脱钩,我不怕;所以,你还是别脱钩吧。否则,欧洲就会被中国拉过来。“三国”形势将巨变,美国最坏可能是被火烧赤壁。

二、中国数字-实体二元经济初现,资本双轨制浮出水面

2019年-2020年中国互联网发展中与中国经济格局有关的重大变化,是中国数字-实体二元经济结构初现,其标志是,在货币政策失灵与数字孪生新动能双重作用下,中国经济的资本双轨制浮出水面。

媒体通常记录的是轰轰烈烈的小事情,只有历史才记载无声无息的大事件。站在十年之后看2019年-2020年,人们会注意到,中国宏观经济出现的最大异常,是货币政策失灵。2008年后那种投入四万亿,经济马上像打了激素一样高速成长的现象没有了。无论如何量化宽松,实体经济就是难以激活。所有经济学对此都束手无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跳出工业化这座庐山,站在信息化这个庐山之外,马上就会注意到,货币失灵与信息替代,完全是同一件事情。信息革命令信息的力量,悄无声息地替代工业革命中货币的力量,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中国经济中出现了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资本双轨制,成为信息革命主流化的先兆。资本双轨制是指由货币资本(凯恩斯定义的资本,如M2,本质是价值形态的资本,如M2)支持经济的一部分,由实体资本(哈耶克定义的资本。即生产资料,本质是使用价值形态的资本)支撑经济的另一部分,二者共同驱动经济增长的现象。在中国,前者支持的经济,主要是国有企业、银行和房地产,代表资本运行于某种代表“长期”利益的领域;后者支持的经济,主要是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代表资本运行于某种代表“自发”利益的领域。

这种格局不是人为形成的。由于占企业总数90%以上民营中小企业,一直得不到量化宽松的阳光雨露,久而久之,他们找到了一个解决融资难的“总体解决方案”:在资本上,与其拜凯恩斯为干爹(落得吴英那样的非法集资下场),不如拜哈耶克为干爹(不用货币资本投资,改为租赁生产资料)。具体做法是,投靠数字经济,分享使用平台固定资产,进行轻资产运作。举例来说,先由马云用M2形成一笔等价王健林商业地产投入的固定资产投资,然后用数字孪生方式,把这些商业地产变为虚拟生产资料(虚拟店铺),分享使用,造成报酬递增(固定资产的分摊),中小企业以租金形式补偿阿里的固定资产投入。2019年阿里、京东之间爆发的二选一之争,实际是平台争夺固定资产投入补偿权,免避被中小企业搭便车之举。

中国经济体有多大比例已进入这种资本双轨制格局了呢?让我们来看数字。中国企业一共有2600万左右,2017年-2018年,中小企业“以租代买”(用分享生产资料使用权,替代交易货币资本)的,从1000万家发展到1500万家。按照M2与固定资产投资比例关系0.3来计算,如果没有这种信息替代货币的资本投入方式创新,央行为使1500万家企业获得固定资产投资(去购置王健林式的实体店铺),等比要多发110万亿人民币。2019年-2020年,预计这个数字会发展到2000万家左右。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中小企业的主体部分,在融资难的生存压力下,将集体转向数字经济新动能。信息革命,就这样,在宏观经济决策部门与宏观经济学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于无声处总爆发了。

正如许小年指出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他的作用是拉动需求,而在需求中,他其实主要拉动的是投资需求”。“而在后工业化时代,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这些政策全都失灵。”我们要补充的是,货币失灵后,什么灵了呢?是信息。2020年后的趋势,一是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量减少,由少数平台企业投入,替代上千万企业的实体投入,把这叫成创新驱动也可以;二是投资的需求方向,不再是需要大量固定资产投资的实物生产,而是固定资产投资需求相对较少,而对人力资本和知识有更高要求的服务业和服务化。

再看全局,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90万亿元,2018年年底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万亿元。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超过1/3。2019-2020年,数字经济的比重还会继续上升。资本市场上的微观变化,与经济的宏观变化,是一致的。

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展示网络强国决心与实力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要“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的提出,是信息化顶层设计开始发力的一个重要信号。此前,名为国家战略的宽带中国,居然要企业买单;国家四万亿基建投入全投向铁公基,互联网连渣都没吃上一口……令人伤心的那一段,彻底一去不复返了。

工信部10月29日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指出,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强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扩大高速率、大容量、低延时网络覆盖范围,鼓励制造企业通过内网改造升级实现人、机、物互联,为共享制造提供信息网络支撑。

1、5G商用元年,中央提出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10月31日,工信部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铁塔一同宣布启动5G商用;11月1日,三大运营商正式上线5G商用套餐。

2、人工智能产业规模有望突破1600亿元

5月,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人工智能发展进入新阶段。发改委提出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有望突破16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突破1万亿元。

中国将重点加强人工智能相关理论、前沿技术和核心算法研究,推动人工智能理论、方法、工具、系统等取得变革性、颠覆性突破,提升支撑“智能+”发展能力。同时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契机,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中的作用,加强人工智能技术在经济社会各领域的应用推广,培育壮大智能产业。

3、工业互联网将向智能+方向升级

2019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将人工智能升级为“智能+”,要将互联网+继续深化发展,拓展“智能+”,推动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为信息社会转型升级赋能。根据艾瑞咨询报告,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市场规模预计由2018年的32.7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138.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33.4%。

2019-2020年工业互联网发展,面临两个方向性的选择。第一,中国在工业互联网方面有多大作为,关键在于能否形成世界水平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而这种平台的产生,不是一厢情愿的结果。必须同以需求为中心的转变结合起来。工业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结合起来,可以取长补短。第二,工业互联网要把智能+的文章做到多样性效率提高上,不要像美国那样,把智能化文章都做到自动化上,导致工业互联网排斥就业,顾此失彼。

2020年的产业互联网,将以中台化为新趋势,探索智能+条件下开放并联的资源整合新方式。

4、物联网在局部先行,要探索成熟商业模式

海尔全集团在2019年全面转向物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海尔说的物联网不是技术物联网,而是以最终用户的场景式体验为中心的商业物联网。它代表着技术与商业结合的方向。

2019年车联网的实践中,人们开始形成一个共识。车联网不光是车的物联问题,更是道路的物联问题。物联网要实在推进,先要对现有基础设施进行数字化改造。

国家电网发布《泛在电力物联网白皮书2019》、《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典型实践案例》。按照规划,国家电网拟于2021年初步建成泛在电力物联网,2024年建成泛在电力物联网。

2020年物联网发展要避免雷声大雨点小现象。需要进一步探索物联网的场景化应用。

四、区块链的圈币阶段结束,通证将成为第二阶段热点

10月24日,习近平在主持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2019年,是区块链发展第一阶段由盛而衰的转折点。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区块链以数字货币打头阵。《互联网周刊》三年前刊发《区块链以比特币打头不正常》,从开头就准确地看到了结尾。

年中,以Libra白皮书发布为标志,区块链形成高潮。然而很快,Libra从势如破竹,变成兵败如山倒。问题出在,虚拟货币要存活,只能对M0保持中性,不能对M1、M2保持中性(这也是DC/EP的思路)。扎克伯克不明所以,在国会百般解释,就技术谈技术,完全不在点子上。扎克伯格口口声声说,Libra支持美元霸权,却跟货币当局想不到一起去,是因为他的技术方案,改变了M1、M2的性质,变成中性的。这样,美元就没法到世界各国割韭菜了。货币问题,在根本上是利益问题,政治家们紧盯的是货币权力后的利益再分配权,扎克伯格完全不解个中“风情”,是Libra难局的症结。

通证是区块链受到沉重打击后,选择的第二个主攻方向。通证(token)的全称是“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实际意义是可交互使用的加密数字权益证物。

区块链选择通证重点发展,显然优于选择比特币,但走得通走不通取决于路径选择:选择以“流通”为重心,结果将与比特币差不多;选择以“权证”为重心,是可能走通的。

在互联网金融问题上,多年来与金融界主流观点之重点有所不同。实践证明,我们一对再对,他们一错再错。分歧归结到一个根本问题上,在于对变革性质的判断完全是反的。有些人(或为多数)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场金融革命,既如此,一定要以金融为中心;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场信息革命,既如此,一定要以信息为中心。

在通证问题上,矛盾又开始浮现。如果强化“流通”这个思路,势必将通证向代币的方向引,那些不甘心币圈惨败而回到链圈的投机分子自然希望模仿上轮再来一轮。流通的证,一旦证在一般等价物上,沿着这个闹起来,在美国、中国、德国央行已彻底明白过来时,成功比登天还难。相反,沿权证方向引导,是在向信息服务方向发展,则可以走上光明坦途。

2020年及之后两年,将是区块链领域又一拔烈士,前赴后继,慷概赴死的时期。二十年来,对此见怪不怪了。在此为他们送行,一路走好,早死早投胎!

区块链本身的重大缺陷(与牛顿空间概念与爱因斯坦时空概念的区别是同方向问题)需要有大量烈士的尸体来垫背,才能发现、改进。最后的成功,将与个性化定制、多样性红利时代到来有关,标志将是GDP向拉姆齐定价演变,歧视定价将成为情境定价。

五、数据产权成为互联网业焦点,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将“数据”列为生产要素

2019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经十九届四次会议通过。《决定》中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之一、参与分配的提法更是历史首次,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数字经济”红利大规模释放的时代,“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已经从投入阶段发展到产出和分配阶段。

2019年中国互联网业发生的多起官司,都与数据产权有关。

1、 今日头条与腾讯的关系链之争

2019年1月23日,抖音发布声明称,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并使用抖音。抖音称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抖音,而腾讯方面声称,微信此举是“基于平台规则和保护用户隐私的考虑”。

此前,行业曾有一个先例。在脉脉非法抓取使用新浪微博用户信息案中,脉脉未取得微博授权、也未经未注册用户许可的情况下,将用户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与新浪微博用户对应,并展示在“一度人脉”中。对此行为,法院认为,保护用户信息是衡量经营者行为正当性的重要依据,最终判定脉脉构成不正当竞争。

如果抖音未取得微信授权、也未经未注册用户许可,将微信的关系链导入自己系统中,依上案推断,抖音肯定将构成不正当竞争。

此案矛盾的焦点是如何认识关系链的产权属性。用户关系链是互联网企业核心资产。在经济学上,称为社会资本,由关系和信任构成。任何以非正当方式(如协议)占有他人核心资产为自己所有或所用的行为,都是违法行为。

2、京东与阿里的二选一之争

2019年,围绕“双十一”促销,“二选一”问题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11月3日,京东向国家工商总局实名举报称,阿里巴巴集团在“双十一”促销活动中胁迫商家“二选一”。阿里方面则认为,二选一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良币驱逐劣币。

这涉及平台数据是不是资产的问题。在内部交易规则(产权规则)中,企业将自身的资本(如带有流量的虚拟店铺与柜台)作为固定成本,均摊给员工使用,使用权合约要求员工以租金来回报,否则企业就会被搭便车。此时他们之间已不是限定交易行为(exclusive dealing )所指交换关系(市场关系),而是产权关系(企业关系)。这时,“员工”(比如,三只松鼠或韩后)如果想跳槽(比如跳到拼多多),可以不可以呢?除非一种情况 ,大老板(如淘宝)允许。否则,三只松鼠或韩后必须声明“未在拼多多开设官方旗舰店”。这就好比,一位在职教授向学院声明,我没有在外兼职。或经销营向总代理声明:我没有窜货。

二选一“兴盛”,也给行业提出一个问题,说明行规、法规建设滞后。当前,引起二选一矛盾最大的原因,就是企业数据资产纠纷。以企业数据投入,平台关系链为代表的企业社会资本的财产地位,需要尽早确定名分,否则“一兔走,百人逐之”的乱局就会愈演愈烈。希望二选一的判例,在2020年最终能有助于推动行规、法规建立。

2020年,是中国工业化任务基本完成的一年,也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中国经济同时面临保六与提高数字经济竞争力的双重挑战。兼顾二者的结合点在于优化结构,2018年,我国二产比重小于40%,三产比重超过52%,人均GDP达到9785美元。当前我国已经从工业化为主导的阶段迈入到以创新驱动为主导的数字经济阶段。创新驱动主导,在结构上,必然伴以三产与服务化比重急剧提高,它既是保六的过程,也是提高数字经济竞争力的过程。产业的互联网化将成为承重之梁,它既是技术进步过程,更是产值增长与效益提高过程。“十四五”时期将是中国经济由中等收入阶段迈向高收入阶段的关键时期,只有靠新业态、新模式、新场景的不断涌现,提供充足的发展增量,才能顺利完成新旧动能的转换。

如果要进一步预测未来,预测更远的未来

预测未来其实很容易,人们心底里真正期待的,真正想要的,就是了。难就难在自己最深刻的需要,对于很多人来说,一辈子都不知道。诚,就是勿自欺也。勿自欺,这个最难。

另一说,就是找到或发现自己的使命很难。

修身,其实就是修出自己真正想要的认知。所谓战略咨询,就是要帮客户把这个给找到,其他(比如模式、创新什么的等等)就好办了。

难点就一个,这就是一切的核心。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广告
eNet硅谷动力